谷歌铁幕下华为发起最壮烈的突围,除了鸿蒙OS还要再造一个生态

作者: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尔勒市点击数:812    |    加入时间:2022-01-23 06:46:03

导读:本文是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尔勒市的网友投稿,由编辑发布关于谷歌铁幕下华为发起最壮烈的突围,除了鸿蒙OS还要再造一个生态的内容介绍。

撰文 / 周路平

编辑 / 赵艳秋

Google移动应用服务(GMS)被禁止在华为手机上使用后,已经严重影响到华为手机在海外的销售。

“GMS在欧洲很重要。”一位法国用户告诉AI财经社。他刚把华为手机换成了iPhone,因为从2019年5月之后,他就无法正常下载Google旗下的一系列应用,包括YouTube、Gmail、Google搜索和Google地图等,这对他的生活和工作影响太大了。显然大部分消费者也不可能牺牲自己的便利去迁就华为。

不仅是欧洲,对于所有海外安卓App开发商而言,GMS都是一条生命线。GMS除了包含上述应用外,也包含了一系列API接口集合,包括地图、视频、GPS定位和天气都要使用这些接口。海外安卓App严重依赖GMS,甚至很多App没有GMS就无法运行。

遭受Google禁用的日子,华为不得不自力更生。2020年初,华为发布了对标Google GMS的HMS core 4.0版;2月,华为又成立了全球生态发展部,这是在消费者业务BG旗下的二级部门,负责HMS生态建设;而荣耀V30成了首款搭载HMS服务的手机。

被逼无奈的华为开始对Google GMS进行全方位的替换。但也不得不面临红利期已过的最大挑战。

2019年华为开发者大会面向全球发布HMS

“每一步都在学Google”

如果不是疫情影响,中国出海企业APUS会出现在华为在巴塞罗那电信展的发布会上,作为HMS生态的合作典型上台宣讲演示。

据APUS内部人士房立轩透露,在过去几个月,他能够强烈感受到华为在开拓应用生态上的急迫心情。早在2019年11月,华为初次找上门,派人到公司宣讲和介绍HMS,提供资料和文档,双方拉了微信群,保证APUS的产品能顺利迁移到HMS生态。

APUS是一家面向海外市场提供手机管理和互联网信息入口服务的中国企业,包括桌面、搜索、应用管理、拍照等手机应用,其自称是出海互联网企业中首家全面支持HMS生态的企业,在全球累计超过14亿用户。目前看来,华为的HMS主要针对海外市场,而在海外的中国互联网企业成了首批被拉拢的对象。

“HMS刚开始设计的接口,都是参照GMS一比一设计。”房立轩说,所以开发者在迁移过程中,不用修改代码逻辑,“只需要把接口从调用Google改为调用华为。”房立轩说。对于安卓生态上的大部分开发者,这是一个工作量很小的迁移工作。

房立轩透露,如果开发者的产品之前没有特别依赖GMS生态,只是使用标准的安卓API,那么适配华为HMS生态几乎没有工作量,只需将发布到Google Play的产品,上架到华为应用商店App Gallery即可。

今年初,华为发布了对标GMS的HMS core 4.0版,除了集成华为账号、支付、分析、云空间、游戏、广告服务外,重点开放了华为的机器学习、统一扫码、安全检测、地图服务的能力。以扫码为例,可支持开发商的收款码、共享单车码等多种码,方便最终用户使用。

图/视觉中国

“现在华为走的每一步,都是在学习Google。”赤子城科技COO李平也有同样的印象。赤子城是另一家中国出海的移动服务商,已经在港交所上市。他们与华为HMS团队的初次接洽也是在2019年11月,李平通过华为云团队的介绍,与HMS有了接触。

据一位HMS的开发者透露,华为用的是Google GMS模版,底层用的也是安卓的开源系统,所以开发者们使用的引擎还是基于安卓的引擎,默认适配GMS。“对于HMS只需要把它的SDK套件集成到我们的产品中,对接口做一些适配和调整就可以。”上述开发者说,比如调用HMS的支付接口,只需要在产品里针对华为手机用户做识别调配。

开发者们也能感受到,作为后来者,华为把姿态放得很低。

李平提到,HMS在华为内部进行了打通,他经常找华为云的人,去解决HMS的问题。相比之下,Google更多是在官网上发布文档,遇到问题更多是开发者自己想办法,不会有太多Google官方的一对一服务。

房立轩透露,在HMS开发初期,华为的SDK和文档没有完全准备好,给开发者带来了一些不便。好在华为工程师响应速度快。据他回忆,有次晚上9点多发现产品在集成了HMS之后出现了一个bug,晚上反馈给华为,华为工程师连夜修改,第二天就改好了,赶上了他们发布会前的准备工作。

技术上的方案可以模仿,但很多东西即便学习Google,也无法在短期内完全补齐。相比于Google的应用全家桶,华为的很多应用不得不依赖第三方合作伙伴,比如Google有Google Map,华为在海外与地图企业TomTom达成了战略合作,华为用Squid代替Google新闻。

在管理风格上,苹果和Google常常给人一种强势的风格。最近的一次猎豹移动被Google下架事件,猎豹移动的全部应用被Google集体下架。一位行业人士对AI财经社说,Google Play和App Store的问题是规则不明确、不透明,对开发者缺乏足够尊重。Google Play下架应用都是非常突然,事前不会警告,事后也不会给出明确的原因和证据,只是笼统地说明违反了什么政策。根据欧盟法律规定,如果平台要对开发者处罚,必须给出证据和30天的整改期限。但在中国,缺乏这方面的法律保护。

房立轩透露,华为也曾有类似问题,没有提前警告开发商就直接把产品下架了。后来经过沟通发现这是场误会。“至少我们可以沟通并解决问题。”房立轩说,而国内开发者不太可能与Google直接沟通,猎豹、汉迪移动、小熊博望等企业的App被下架后,也几乎没有恢复可能。

从目前的一些行为来看,从头做起的华为显然更愿意俯下身,倾听开发者的建议,一起制定游戏规则。“如果单方面制定很多政策,短期内对华为有利,但长期肯定是伤害整个华为生态的。”房立轩说。

试水与观望

Google的GMS服务,也包括了在海外市场最为流行的应用下载商店Google Play。

手机厂商做应用商店早已不是新鲜事。华为在2018年4月,也在海外上线了应用商店App Gallery,目前已覆盖170多个国家和地区。

但应用商店与当前的HMS不是完全相同的概念。事实上,包括小米、OPPO、vivo和华为在内的手机厂商,在去年组建了全球开发者服务联盟(GDSA),联手做应用市场的分发。

应用商店更像是一个App的入口和分发渠道,需要自力更生的华为要做的显然不止于此。华为HMS的目标是把基础技术一并建设,全方位替换Google,应用商店只是最后的呈现形式。

华为被美国政府列为实体清单后,Google只允许华为手机使用安卓系统的开源代码,不允许用Google官方安卓新版本和Google的GMS服务,这些服务包括Google浏览器、Google地图、YouTube等。

华为很快推出了两项备胎方案:其中之一是鸿蒙系统,对标安卓,另一个就是HMS,后者是在鸿蒙系统成熟之前的一个上层组件,包括了连接鸿蒙和 HMS App的能力,也包括了华为自身提供的服务。

目前尚不清楚HMS App中,华为自己会提供哪些App。不过,最近“华为搜索“已在海外测试上线,对标谷歌搜索,业内预计有望很快登陆华为应用商店AppGallery,这是华为HMS生态的一部分。

华为搜索目前仅为一个基本搜索应用,可以搜索网页、视频、新闻或图片。由于还没有更广泛的搜索结果来源,目前说替代Google搜索、百度搜索还为时尚早。

此前,全球能做搜索的国家只有四个,在中国有自主搜索代码的公司仅有百度和搜狗。目前尚不知华为搜索是否为自主搜索代码。

此外,华为在去年底开发者大会上,宣讲了华为地图Kit,它并不是像Google地图、高德地图那样面向最终消费者,而是面向海外应用开发者的后台地图服务套件,帮助开发者实现个性化地图呈现和交互。而在2019年7月,华为获得了高精地图甲级测绘资质。

业内人士对AI财经社分析,从目前公布的相关资料来看,华为地图在高精度和车道级导航上将有突破。这也是近年来地图技术的主攻方向。“由于结合了移动通信技术,华为地图能进一步提高定位精度。”一位华为人士对AI财经社说。

但Google走了十几年的路,华为不可能一两年走完。技术对于华为这样的企业往往不是最大的难题,华为把基础对接方案构建起来之后,下一步是建设和营造生态环境。而有多少开发者愿意入驻,又有多少用户愿意下载并且付费,这些都是考验华为HMS能否成功的关键因素。

“企业的本质要么把用户量做起来,要么把利润增高,如果这两点都长期做不到,这个生态是不值得投入的。”房立轩说。只是在当下,HMS还没能大规模推广,适配的机型也非常有限,至于用户的付费意愿有多高,所有人都没有答案。

“从我们这么多年出海的经验来说,这是一个很难再有的红利期。”李平判断。但即便有乐观的预期,他们也没有专人去负责HMS项目,只是原有项目组在开发GMS版本时,会同步做一些对接。

印尼游戏开发者李宗磊对AI财经社透露,OPPO和小米从2019年开始在印尼推广自己的应用商店,在这些中国品牌的手机里,除了预装Google Play,也会预装自己的应用商店。他也尝试性地在OPPO和小米的应用市场上架多个App,“对Google商店没有什么影响,不成气候”。

华为也一直在做类似的事情。手机厂商凭借着硬件的天然优势,在强推自家的商店和移动应用服务,但除了苹果公司形成了商业闭环,其他企业的服务体量相比于手机本身,还微乎其微。

第三方统计机构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虽然安卓应用下载量远远高于iOS,但吸金能力却远不如iOS。2019年,App Store的总销售额超过540亿美元,而Google Play商店的销售额为293亿美元。而Google Play商店已是安卓商店的龙头。

图/视觉中国

李宗磊的收入绝大部分来自苹果和Google商店。他在与OV和小米商店合作之后发现,这几家应用商店的注册转化非常低,下载了不注册,而注册了也不付费充值。“Google play有90%的注册转化,OV只有50%左右。”

这也是让李宗磊这些开发者们迟疑和费解的地方,“买这些手机的人也不会太穷,有这个经济实力,但就是不付钱。”

尽管是华为官方认可的开发者,但APUS绝大部分的技术力量还在支持Google的GMS,因为他们的收入绝大部分来自于Google、苹果和Facebook。而且因为迁移简单,APUS在HMS的投入并不多,一个产品一个工程师,两三天就能做完。

“我们现在的用户都在苹果和Google上,我们要迁移到华为的系统上,等于从零开始,不可能一下子把人全部押上去。”房立轩进一步解释说。华为生态等于从零开始,大家都抱着试水和观望的心态。

但华为无疑是一块诱人的蛋糕。截止2019年底,华为在全球超过7亿手机保有量,有相当比例是高端机,而华为终端云服务的月活用户数已经超过4亿。APUS积极加入HMS生态,除了同为中国企业的情感因素,更为重要的考量是对华为用户规模和用户价值的期望。

华为已经准备拿出10亿美元用于扶持和补贴开发者。印度媒体此前曾报道,华为正与印度排名前150的App开发商进行商谈,邀请对方入驻HMS,并提供开发者最高1.7万美元的补贴。

据AI财经社获悉,华为对开发者的扶持计划当前处于海选阶段,华为主要是让开发者提交App,后续数据跑出来后,会针对一些优质App给予流量和推荐位。

而作为后来者,华为把与开发者的分成比例也降低了不少。华为HMS从开发者中收取的分成为15%,Google play和App Store的分成比例为30%。

但另外一位大开发者碍于保密协议,并未向我们透露具体的数字,只是表示华为都是case by case逐个谈判。目前,华为的补贴申请流程还没有落实,现在更多是鼓励开发者集成HMS,并在AppGallery上发布,具体补贴和流量支持需要后续申请。

华为的核心思路是补贴开发成本,譬如基于GMS开发的App迁移到HMS,华为会根据工作量补贴人工成本,但因为HMS在设计上尽可能降低了开发成本,所以这个补贴金额并不会太高。

华为如何突围?

尽管这是一次被动的防御,但在GMS的铁幕下,华为HMS生态还有突围的空间吗?

在海外,GMS体系的根深蒂固,决定了存量用户很难被撬动。李平认为,新增用户对Google的依赖度更小,尤其是在大量新兴市场,比如东南亚、欧洲一些欠发达国家、非洲和南美洲,这些用户没有养成非常深的GMS使用习惯,如果华为能凭借硬件优势做些突破,有机会把他们的使用习惯转移到HMS体系下。

印度有个操作系统叫Kai OS,这个2017年才诞生的操作系统,主打的是低端功能机市场,做了很多针对印度本土化的工作,现在已经是印度仅次于安卓的第二大操作系统。Google已经对其进行了投资,同时也做了一些特殊化的对接和服务。

“华为在类似的新兴市场,走这样的差异化路线还是很有机会的。”李平说。譬如华为尽管没有YouTube这样的视频应用,但抖音海外版TikTok在国际市场攻城略地,说明一些新的视频形态在取代旧形态,而华为如果能与TikTok合作,也能带来大量的用户。

图/视觉中国

安卓生态已经逐步完善,但相比于iOS生态,其天然的弱点是不够封闭,漏洞也更多,在体验和闭环服务上还是有差距。“如果华为能把整个闭环生态做得非常漂亮,也能够抢夺很大一部分存量市场的用户。”李平说。

不过在房立轩看来,华为作为后来者,比较明智的做法是保持生态的开放性。而华为之前的态度也是对系统进行开源。

“华为要跟Google竞争,比较明智的策略是,重新举起安卓当年开放的大旗,打下一片天地。否则我在苹果生态也是做,安卓生态也是做,何必在你这个生态上做呢?”房立轩说,iOS比安卓更早发布,但安卓生态能赶上iOS生态,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Google采取了开放策略,把操作系统的源代码开放。

如今,华为HMS提供的SDK(软件开发工具包)不仅能在华为的手机上运行,也可以在其他手机上运行,“它没有把自己封闭起来”,这也打消了房立轩的顾虑。

GMS生态现在对于开发者而言,最大的问题是流量红利期已过。在GMS的开发体系下,新兴开发者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做推广,就很难获得足够的曝光和用户。早期大家信奉的是慢慢打磨产品,做出口碑,但现在Google Play有数百万的App,“我估计如果慢慢做,整个安卓生态的生命周期结束了你也做不出口碑。”房立轩对这样的做法有些悲观。所以,华为在这件事上需要砸下重金。

现在,Google对华为的态度也有些许暧昧。一方面提示华为用户,从未知来源安装未经审查的的程序存在被篡改的风险,这将对用户手机的安全和隐私造成高风险;另一方面,也有消息称,Google最近在向美国政府提交申请,希望能继续和华为合作,为华为手机提供GMS服务。

“从Google的角度而言,能够为华为继续提供GMS服务符合其商业利益。但提供GMS服务需要相关批准,而批准本身不在Google和华为的控制范围内。”Strategy Analyics手机分析师吴怡雯对AI财经社说。

华为的态度也很明确,始终没有将其与Google放在对立面。“在过去的10年里,华为一直与Google保持合作,为用户带来优质的体验,构建更好的生态系统。我们一直是该生态系统的一员,始终致力于与Google及其他合作伙伴进行长期合作。”在最近的一场发布会上,余承东少了火药味,强调的更多是与Google的协同。

目前最大的变量出现在以Facebook为代表的超级App。他们在海外拥有巨大的用户数,如果包括Facebook、Instagram、Twitter等主流应用没法在华为手机上使用的话,绝大多数海外用户很难接受。

“看目前媒体报道,Facebook、Instagram这些海外热门应用很可能将会在HMS生态中上架。如果不能的话,我认为将是灾难性的,特别是对欧洲市场和高端市场。”吴怡雯说。

印尼一位手机零售商告诉AI财经社,华为P30刚推出时在当地还掀起了一波购买热潮,但不到一个月时间,美国禁止Google的GMS服务在华为手机上使用,华为手机销量直线下滑,“一下子就没什么人买了,除非有钱人买了当相机”。

此前,海外媒体GadgetMatch报道称,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透露,包括Facebook、Twitter和Instagram在内的社交应用程序很快将在华为AppGallery应用商店上可用。但在真正上架之前,一切还是未知数。2019年5月,美国宣布将华为列为实体清单之后,Facebook宣布不再允许华为将其应用预装在华为手机上。

图/视觉中国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Facebook现在还没有办法与华为直接合作,但华为已经在通过中间人传话,希望Facebook能进入华为生态,“但我觉得这个有难度”。他提到的一个方案是,可以通过第三方公司牵线搭桥,将Facebook引入华为生态里。

“华为能想办法把Facebook集团的应用装到华为手机里,华为的问题就等于解决一半了。”房立轩说。

(文中房立轩为化名)

本文地址:http://www.zgshfw.com/article/detail/id/929380.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由编辑发布,所有权归上海房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上海房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打印
更多新闻
05月
22
05月
21
2020年3月中国彩电市场简析

点击数:425
加入时间:2022-05-21